-

顧瑜雲淡風輕的講述著。

整個過程,也隻見他的沉默,卻不見他的憤怒。

但他繃直的身軀,與攥緊的拳頭,昭示著他內心翻湧的怒意。

隻是他較能剋製與隱忍,所以從他的表情之上,看不出該有的憤怒。

眾人聞言,怔在了當場。

驚的是這背後竟然隱藏著如此大的一個陰謀,心疼的卻是,顧瑜這些日子所受的苦。

俞皎更是紅了眼眶,心疼她那意氣風發的夫君,竟然藏糞桶、吃蚯蚓,幾度險些送了性命。

小傳義怔怔地看著七叔,他抿了抿唇,那滿是心疼的眼底,蘊了一抹敬仰。

他覺得這樣的七叔堅韌英武,能屈能伸,當是他該學習的榜樣。

顧瑜的經曆,就算是不說出來,顧明舒也大概能想象得到,在那種情況下活到現在,究竟需要承受怎樣大的苦楚與屈/辱。

把所有的心疼斂於眼底,她攥緊腰間不離身的劍,緩緩閉上雙眼。

她的表情很平靜,但可以看出,她的憤怒藏在很深的地方。

是了,當初北燕連奪四個城池,元貞帝那懦夫便準備與北燕議和,陰山一戰前,祖父曾請求支援,然而不但冇有援軍,便是糧草也不給運。

這一切的始作俑者,皆是秦豐業那小人!

隻因秦豐業那狗賊在元貞帝麵前主張議和,想要通過獻上財寶和公主一事讓北燕同意停戰。

八萬將士尚且邊疆血拚,身後的人卻想著怎麼賣/國求榮,掏空國庫送上女人來求安穩。

這是一件多麼悲哀且可笑的事情?

之前她還一直奇怪,為什麼前去救失蹤的百姓需要那麼多的人馬,原來北燕人正準備從陰山蕩繩而下。

父親為了平城不被圍困,纔會率大軍前去阻截。

換做是她,她也會這麼做,因為冇有糧食的平城,糧草即將耗儘的大軍,絕對不能被圍困,就算是拚死,也要殺出一條血路。

隻有這樣,纔不至於讓將士和百姓困死其中。

所以父親做的並冇有錯,一切安排合情合理,要是冇有李賢昭投毒,北燕人未必能得逞,八萬將士更不會全軍覆冇!

可憐他們不是死於強悍的敵人之手,而是敗給了自己人。

想到這裡,顧明舒的手攥得咯咯響。

“砰!”

衛驍一拳砸下,身側的小幾瞬間四分五裂。

因為這事,他被激起為匪多年的匪氣,破口大罵:“李賢昭那孫子!老子要把他大卸八塊!挫骨揚灰!狗東西!”

顧瑜給了衛驍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示意他看看周圍的情況。

衛驍也擔心自己把一眾女人給嚇著了,不得已斂住怒氣,但那怒意直衝上腦,一張本就有些黑的臉,泛起一陣紅意。

那雙深邃的眼眸,頗有幾分目眥欲裂的意味。

顧明舒望著眾人的神色,她知道眾人在震驚事情真相的同時,為何還會麵露疑惑。

他們一定在想,八萬將士固守的平城,怎會讓那李賢昭給投了毒。

怎麼會呢?

不是父親這個主帥蠢,也不是八萬將士冇有防範,而是因為這是一場內外勾結的早有預謀!

當初他們和霍大將軍合力拿下平城後,便在陰山找到了李賢昭收刮的糧食,那時她以為李賢昭單純是為了謀利。

之後她和江大哥潛入蓮城,在蓮城又發現了製/毒的地方,當時為了不讓北燕人把毒用在戰場上,她和江大哥還把那個地方毀了。

現在看來,李賢昭收刮平城的糧食,不隻是為了謀利,而是給八萬將士佈下死局中最重要的一環。

這個局布得很早,也布得很精密。

他們早早就想好要用這種方式取下平城,所以李賢昭敗走到涼城時,纔會帶著殘兵把涼城的糧食收颳了。

計毒莫過於絕糧。

一個再有本事的主帥,一支再強壯的隊伍,冇有糧草供應,就意味著老虎冇了利爪與獠牙。

如果糧食充裕,父親也不會那麼早就帶兵趕赴陰山阻截北燕人,完全可以反過來把他們圍死在陰山。

但因為不止八萬將士即將麵臨糧草不足的情況,便是平城的百姓,也將會因為冇有糧食而餓死。

那種情況下,隻有破解他們的合圍,才能獲得一線生機。

這個計劃也很好理解,共分為兩大部分。

一方麵他們颳走平城的糧食,引將士們前往陰山;另一方麵他們趁機往將士們喝的水裡投放軟骨散。

至於失蹤的百姓,完全是個幌子,是個為了轉移守城將士注意力的幌子,同時也是采鹽的勞動力。

因為平城百姓的失蹤,將士們的注意力必定會被吸引過去,北燕人也趁此機會開展他們的計謀。

直到時機成熟,他們便故意露出馬腳給斥候發現。

這樣一來,不僅八萬將士的力量被分散了,在將士們毒發之時,也失去了抵抗能力,他們便不費吹灰之力取走平城,重創東陵。

那麼他們又是怎麼有機會投下毒藥呢?

李賢昭敗走平城時,必定讓敵人在城中趁機安插了奸細,在守城將士們忙著固守城牆時。

這些奸細便救走李賢昭,從事先準備好的路徑綁走平城的百姓。

待到將士們分散注意力到失蹤的百姓身上,四處尋找百姓被運走的路線時,躲在暗處的這些奸細,便悄悄把魔爪伸到水裡。

換做是她,在那種情況下,未必能想得到敵人會在水裡投毒。

不是這八萬將士愚蠢,而是這裡應外合的計謀,布得太早了,早到剛趕赴邊關,對一切都還不太熟悉的隊伍,根本無法識破他們的計謀。

思及此處,顧明舒問:“七哥,李賢昭是什麼時候叛變的,北燕南侵前,還是北燕攻破邊防後?”

顧瑜回答:“看起來是北燕攻破邊防後,他為了不擔失城之責的鋌而走險。”

因為人多,顧瑜冇有把話點明。

但是背後要表達的意思,顧明舒完全能明白。

看起來是這麼回事,但實際上可能在很早以前就已經通敵了。

敗走不過是做出來的樣子,實際上北燕人早就想好為了陰山的鹽礦,奪走這五座邊城。

而李賢昭敗走,便是在為北燕掠奪城池鋪路。

她也明白,這事與秦豐業脫不了乾係,李賢昭必定是受秦豐業的指使。

但是這秦狗真的太妙了,李賢昭是他的妻弟,便是李賢昭犯下滅九族的大罪,隻要他把老妻休了,秦家便能乾乾淨淨地摘出來。

就算到時候懷疑到他頭上,他也完全可以用太子外祖這個身份來力證清白。

畢竟他是皇後的爹,太子的外祖父,按理來說應當好好輔佐太子纔是,怎麼會賣太子以後要接管的財富呢?

就算是為了秦家的長盛不衰,他要做的也是穩固太子的地位,而不是拆太子的台。

或許正是因為如此,秦豐業纔有恃無恐、肆無忌憚。

然而顧明舒細細想來,這表麵上是在拆太子台的事情,換一個角度想,何嘗不是為了太子做打算?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小說之森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不眠之夜小說封行朗免費閱讀最新大神小說,不眠之夜小說封行朗免費閱讀最新大神小說最新章節,不眠之夜小說封行朗免費閱讀最新大神小說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