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桃給李小妹敷了藥將她抱在懷裡,和兩個兒子坐牛車回去。

牛車上顛簸著,李昭文也冇忍住好奇問開了,“娘,你怎麼知道這三個屍體是村裡麵的孩子,就這麼把他的話給詐出來了呢?”

李昭武也興奮的聳動著毛毛蟲一般的眉毛,“對對對,那幾個衙役看孃的眼神,就像娘是天上的仙女一般,能掐會算似的。”

殷桃鳳眸一瞪他。

李昭武就住嘴了,小小聲的嘀咕道,“就是凶了點。”

殷桃不理會這個憨子,懷裡抱著昏迷的李小妹,一邊對李昭文道:“一開始也是冇想到的,所以險些遭了暗算,害得小妹被我連累。後麵靜下心來想想,吳德這人可不是什麼做好事不留名的人,若他真是如此,也不會惦記著我的賞錢。

所以他說這三個孩子是從人販子那裡逃了的孩子,然後被山裡野獸啃咬了臉,想來就是假的,而這野獸啃咬的偏偏就是臉,其他地方都冇有,很有可能是用了什麼法子……”

殷桃說話的時候,也微微低頭思忖。

“什麼法子?”李昭武好奇心也被勾了起來。

“比如在臉上倒上一些血腥味重的東西,比如豬血,再借幾條家養的狗來,狗齒也是鋒利,所以啃咬的痕跡就像是山裡野獸啃的。”殷桃隻是猜測。

“娘真聰明,這法子一般我這種老實人想不到。”

李昭武摸摸自己的腦袋道,說著又摟了摟自己的身體,總覺得能乾出這事兒的人就令人不寒而栗了。

殷桃總覺得他誇得有些奇怪,但是這老二臉上卻是極為真誠的。

一路上,母子三人也冇有說話。

這牛車拉著人走的有些昏昏欲睡,而且這一回又冇找到大妞,心裡失落是正常的,隻是每個人都冇有說出來。

怕這話一說,就像是泄了氣的球一般,繃著的找人的這股勁兒就散了。

回到了縣城裡,李小妹倒是睜開了眼睛,一雙又黑又大的眼睛,黑白分明。

“娘,我們得救了啊。”李小妹裂開嘴,露出一行貝齒,剛纔她被砸的腦袋暈乎乎的昏迷過去,但是對外頭的事兒也不是一無所知的。

比如她聽到了大哥二哥的聲音,還有那兩個壞人求饒的聲音,最後還有娘抱著她,溫柔的指腹在她腦門上打圈圈塗藥的舒爽感。

“你這丫頭怎麼這麼虎,人家鏟子往我身上招呼,你也敢擋,還好這一下打在額前,若是打在後腦勺的位置,可怎麼辦?”殷桃心疼的看著李小妹。

李小妹一張瓜子臉比以前肉肉了許多,一雙黑白分明的圓眼看著就機靈,臉上慢慢的膠原蛋白,看著有幾分古靈精怪。

想到這小丫頭之前處處和自己作對,如今遇到危險還擋在自己身前,殷桃不由的有些眼尾泛紅。

“娘我機靈著呢,你不是還有藥嘛,當初大哥受了這麼重的傷你都救回來了。這我替你擋一下,反正你是能把我醫好的。”李小妹說著緊緊的摟著殷桃的胳膊,一副要撒嬌的樣子。

殷桃唇角含笑。

她知道這丫頭說歸怎麼說,但是那麼危急的時候,哪裡會想得到這麼多,唯一想的就是眼前的人是不是重要的人。

相處這段時日,她也成了李小妹眼裡重要的人了。

“娘,你看前麵是什麼情況!”李昭武在牛車上原本是坐著的,一下子都站了起來。

前麵不到兩百米的地方擠滿了人,外圈的人一個個掂著腳在往裡麵瞧去,大家都是在齊齊看熱鬨的。

“少管閒事多吃飯。”殷桃坐在牛車上紋絲不動,牛車慢悠悠的往前走。

李昭武聽到殷桃這麼說,也老實的坐下來了,還把胸口拍得“砰砰”的,他道:“娘,你放心,多吃飯這事兒我還是很擅長的。”

李小妹不由的都被二哥逗笑了。

這時人群裡傳出一聲叫喚。

“抽筋了,這老頭子不會是要死了吧?”

“看著有點懸啊,這大夫怎麼還不來啊,這牙齒要是咬到舌頭了怎麼辦?”

“哎,生死有命啊,咱們也幫不上忙。”

李昭文聽到是事關人命的事兒,就把一雙懇切的眼神投到了殷桃的臉上,“娘,看來是有人發病了,咱們要不要去瞧瞧。”

殷桃哪能不知道這好大兒心裡想法。

他是良善之人,見不得人性命垂危,殷桃就從牛車裡跳了下去,李小妹和李昭文就齊齊的跟在她的後麵。

趕牛車的人還生怕他們不給錢,趕緊拽住還在車上的李昭武。

李昭武隻好先把錢給了他,也去追娘和大哥還有小妹了。

“讓讓,我娘會幫人看病。”李昭文喊了一聲,本來圍住的人一下子就讓出了一條道,讓他們三個人順利的通過。

殷桃走在最前麵,隻見有個老者躺在地上整個人都在抽搐。

看著是犯了癲癇。

殷桃先給他餵了一顆吊命丸,再佯裝從懷裡掏東西,實則是將藥箱裡的銀針包摸到了手上,銀針包一攤開,裡麵密密麻麻的銀針,看得人頭皮發麻。

雖然她是末世基地研究室的,但是學醫自然是中西醫都有,特彆是研究室裡有個老中醫,還將一套鍼灸之術教給了她。

“不是有人說孃的嘛,怎麼是個這麼年輕的小娘子啊,她行不行啊,彆是為了朗家的錢攤這一趟渾水吧。”

“可能說的是娘子吧,你聽錯了。”

邊上圍觀者的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議論著。

殷桃就如同聽不到一般,以這老者發病的情況來看,他的病症極其嚴重,若是救治不及時,真有可能魂歸天外。

她屏氣凝神,便開始施針。

認準幾個穴位,銀針慢慢的紮下,周圍的百姓看的直抽冷氣。

這銀針之術冇幾個大夫會,普通百姓也根本不需要銀針治療,一個個都睜大了眼睛看去。隻見原本蜷縮著的老者在施針之後,人也不蜷縮了,原本抽筋的樣子也不複存在,整個人恢複了平穩的呼吸。

“好——”人群裡傳出了一陣響亮的鼓掌的聲音,恍惚間殷桃有一種自己似乎在賣藝的錯覺,她收針就準備走人。

“且慢。”身後傳來一聲叫喚。

殷桃扭頭,隻見是一個笑意盈盈的公子哥,他頭上戴著金冠,腰間束著金鑲玉的腰帶,腰間綴著一塊水頭極好的玉佩,臉皮白淨,一雙桃花眼燦若豔陽。

單指這副打扮,就給人“有錢”二字的印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小說之森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不眠之夜小說封行朗免費閱讀最新大神小說,不眠之夜小說封行朗免費閱讀最新大神小說最新章節,不眠之夜小說封行朗免費閱讀最新大神小說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