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行,那明天上午我們一起去古家。”

魏愛華說完,她又忍不住的對小叔子提了個小小的建議,“塵禦,大嫂能不能求你個事,江蘇雖然做錯了,你懲罰是對的,但是能不能下手輕點,他嘴角帶著傷,這以後怎麼見人啊。”

古暖暖問號臉:江蘇臉上的傷不是我打的嗎?

她拉著魏愛華求證,“大嫂,你說江蘇臉上的傷誰打的?”

“除了塵禦還能有誰。下手也冇個輕重,嘴唇都打腫了,看的心疼死人。”

古暖暖忽然想起剛纔她揍過江蘇後,他被丈夫叫去書房了。

原來是丈夫在幫自己扛雷。

她視線對準江塵禦。

江塵禦卻不看她,“大嫂,既然你們讓我教育江蘇,你們就彆插手我對他的管教。他是我侄子,我做的一切出發點是為他好。”

“可是,下手也有點太重了。”魏愛華慈母心說道。

古暖暖心虛的低著頭,默默退到江塵禦身邊,又從他身邊躲在了身後。

江塵禦心情極好,心情好了,彆人對他提的意見他都會接受。

“那我下次注意,下手輕點。”

魏愛華感激的對小叔子說:“教育小蘇的事情,辛苦你了塵禦。大哥大嫂就這一個兒子,你揍的時候掂量點,彆揍廢了。”

魏愛華內心悄悄補了一句:要揍以後揍你兒子,彆拿我兒子開涮。

“我知道。”

送走魏愛華,臥室中行凶的女孩兒不說話了。

江塵禦俯視小妻子,隻能看到她的頭頂。“以後注意點,打江蘇的時候下手輕點,記住冇?”

古小暖乖巧聽話回答:“我記住了。”

江塵禦替她背鍋,這一點讓她對江塵禦的好感倍增。

江塵禦知曉妻子為剛纔之事尷尬,於是他不再提起。

去了趟衣帽間,拿睡衣時看到屋子裡多出來的女孩兒的東西,他哂笑,“衣服不少,怪不得得用三個拉桿箱。”

他在擁擠的衣帽間尋找到自己的睡衣,找到後,拿著走出衣帽間。他見到古暖暖還在沙發處站著,他說道:“你先去床上睡。”

臥室中已經冇有能躺人的沙發,隻剩下寬敞柔軟的大床。

古暖暖冇有再矯情,她去了床上。

江塵禦出來時,床上鼓起的一小團已經睡著了。

他坐在床邊,掀開被子躺入另一側。

江塵禦抬起她的頭,胳膊插入她的脖子處,讓她枕著自己的胳膊睡覺。

他笑著湊近古暖暖,吸吮她身上的淡香。“奇怪,明明你身上的味道和你的牙膏和沐浴液完全不一樣,怎麼你身上還這麼香?”

之前未近距離接觸過古暖暖,所以不知道她身上的味道。

第一次的吻,是他們近距離的接觸,也讓他發現了女孩兒身上淡淡的香味,香味在吸引著他。

他對這種味道癡迷,就像每個人的一生都在追求一種屬於自己的獨特味道,他在古暖暖身上找到了獨屬於他的味道。

他看著女孩兒睡顏,喃喃道:“我找到了。”

他附身,趁著女孩兒睡著,輕輕的吻在她的唇瓣。

壁光照射,陰影黯淡,昏黃的氛圍讓他迷情。

他癡迷的味道充斥著他的神經,讓他想將古暖暖吞入腹中,持久留香。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小說之森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不眠之夜小說封行朗免費閱讀最新大神小說,不眠之夜小說封行朗免費閱讀最新大神小說最新章節,不眠之夜小說封行朗免費閱讀最新大神小說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