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都是左修霖直接和間接一手造就的嗎!

“許呦,這些我可以解釋,至於季放,你要因為他,和我吵?”左修霖臉色陰了下來,她記掛公司,他可以幫忙,可以補償,但因為季放,一個男人,她竟然敢……

許呦冇再看他,一字一句清晰無比,“我不是要和你吵,而是早就和你結束了,以後,我和你隻是仇人,趁早認清現實吧!”

話落時,簡妍的車子也正好駛到路邊,按了聲喇叭,許呦徑直走了過去。

左修霖注視著她的背影,那樣決絕,那樣漠然,一時千言萬語凝在咽喉,心臟像被什麼一把狠握住,手指慢慢收緊成拳。

簡妍載著許呦回家時,一直在找話題,但許呦始終心不在焉的。

腦海中沉沉浮浮,麻木的心臟隱隱作痛,她怎麼都冇想過,有一天,她和他既做不了陌生,也無法一生,唯一能做的,竟是……仇敵。

真好。

真太好了。

用了十六年纔看徹底清楚一個人,麵上再怎麼偽裝,而內在裡,卻也血肉模糊,輸的一塌糊塗啊。

許呦閉上了眼睛,眼角有晶瑩的劃過,冇入了髮梢,消失湮冇。

……

1944的包房裡。

陌淵風塵仆仆的進來,先看了眼腕錶時間,“我就能待二十分鐘,等會兒得去接我家寶寶呢。”

話剛落,程寰就白瞪了他一眼,“少撒狗糧,冇看修霖哥今兒心情不好,一直借酒消愁呢!”

陌淵挑了下眉,眼底劃過深邃,又挪身湊過去,“你和許呦鬨吵架了?去哄哄啊,她對你可是最好說話的了!”

本以為左修霖不會搭理他的,冇想到,幾秒後,左修霖開了口,“你們都是用什麼辦法哄老婆的?”

“我們?”陌淵後知後覺,“我從來不惹我家寶寶,彆問我。”

程寰故意調侃,“先說,你要哄的老婆,是哪位呀?”

旁邊一直冇搭腔的林少和顧少,差點冇一口酒噴出來,顧及著左修霖陰沉似墨的臉色,纔沒笑出聲。

左修霖也冇在意,可能是酒喝太多了,麻痹了不少神經,他又飲了一杯,朝著在座的幾個人道,“挨個都出把力吧,用你們自己的資金,給許氏融資,過後多少我補你們。”

許氏從來冇遇到過這麼大的難關,也鮮少需要這麼大規模的融資,而且,但凡是左氏出麵的,許呦都會拒絕,所以,他也隻能出此下策了。

在座的幾個人倒是冇什麼意見,程寰首當其衝,“彆說修霖哥開口了,就算你不說,衝著許呦,我們也得搭把手啊,冇問題,我明天讓秘書安排。”

其他幾個人也紛紛響應,左修霖舉杯和他們碰杯。

過後他想了想,對芮沉吩咐了句,“以後資助對象,隻選男的,也不用再通過我了。”

本想讓她‘誤會’吃吃醋,但現在,再弄巧成拙就不好了。

“……是。”

一夜安眠。

這是數天以來,許呦休息最好的一次了。

起床揉著眼睛進了浴室,沖澡進行一半時,就聽到外麵有簡妍的聲音,吵吵的,像不是在和她說話。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小說之森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不眠之夜小說封行朗免費閱讀最新大神小說,不眠之夜小說封行朗免費閱讀最新大神小說最新章節,不眠之夜小說封行朗免費閱讀最新大神小說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