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也與郭威和王明仁多半已經得到了一些訊息,知道我們從朝廷不可能再調來兵馬,對他們貌似根本冇有辦法有關。”

劉廣平看著蘭州城一陣咬牙切齒,最終平靜下來,轉頭請示道:“王爺,我們現在怎麼辦,是否要攻城?”

“傻子纔會攻城。”趙諶淡淡道:“我們隻有一萬多人,蘭州城守軍按照建製足足有五萬,即使有不少吃空餉的,但至少也有兩三萬人馬,且這蘭州城牆這般高,攻打也不容易。”

說到這裡,趙諶頓了一下,繼續說道:“而且,這蘭州城透著一股死氣,冇有半點生氣,你們可見到過這一路上有往蘭州城的商隊和百姓?”

“這樣的城池眼下給本王,除了多了一個棲身之地外,也冇有多大作用。”

說完,趙諶目光掃過麾下眾人,最後目光定格在張叔夜身上,道:“張太尉找地方安營,按照戰時標準,做好敵人偷營的準備。”

“劉大人,你連夜將那一百四十七個橫渠書院書生這一路上的表現進行排名,明日本王要根據他們各自的表現,賦予他們重任。”

張叔夜和劉廣平同進躬身領命。

趙諶又道:“為了穩定人心,給所有流民和將士們的家屬,以及工匠們說,蘭州城內發生了少許瘟疫,為了大夥安全起見,我們暫時不進城,先在城外找地方修建安身之地。”

……

……

就在趙諶一直看著蘭州城頭時,城頭的城樓中,蘭州的知州王明仁和守將郭威也一直在盯著趙諶一行。

他們確實不歡迎這個突然冒出來的金城王趙諶。

蘭州城離汴京城兩三千裡,可謂天高皇帝遠。

若是大宋朝廷足夠強勢,皇帝足夠英明、足夠勤政,自然能夠將朝廷政令在蘭州推行,依然將蘭州控製在手中。

但是,大宋自宋徽宗當皇帝以來,朝廷對地方的控製一日不如一日,特彆是這等距離遙遠且朝中冇有人願意來的邊關之地。

所以,足足二十多年的經營,蘭州這地界上,他王明仁就是皇帝,就是主宰。而守將郭威是他的女婿,早在十年前,在王明仁的設計之下,郭威就娶了他的女兒。

可是如今卻不一樣了,朝廷竟然讓太子成了金城王不說,而且還破天荒的來蘭州就蕃。

那豈不是蘭州自此以後就由那個十六歲的小屁孩說了算。

先不說要將他王明仁這個土皇帝拉下馬來,成為那十六歲小屁孩的屬官,身家性命由那小屁孩說了算。

就他這些年在蘭州做的一些事情,若是被這十六歲的金城王知道,根本不用懷疑,對方肯定會想儘辦法要殺了他,而且要滅他們全族。

這是無法調和的矛盾,再加上如今大宋北方除了關中因為西軍的存在,依然屬於大宋之外,其他地方已經被金國占領,大宋朝廷和皇室權威和威信在地方下降太多。

最主要的是,就在數日前,他們收到了汴京城有人送來的訊息,知道這位太子是被當今天子給發配過來的,父子反目不說,據說這太子還將朝廷中所有文官給得罪了。

這種情況下,皇帝和朝廷不可能會派軍來支援太子。

所以,王有仁和郭威直接撕破了臉皮。

他們唯一的顧忌是,這位金城王一怒之下,會讓帶來的人馬攻打蘭州城。

雖然他們自認為城中還有兩萬多人馬,又有堅城可依仗,不怕金城王攻城,但肯定會有死傷。

而他們與西夏國羅羅軍司的守將這麼多年,早已經達到了默契,雙方其實已經成為了合作夥伴的關係,當然這是王明仁和郭威的最大秘密,隻有他們二人知道。

“若是這位金城王識相,自己在城外找個地方待著,我們便相安無事,而且他們帶來的百姓不少,後麵找機會將他們的百姓騙進城中,充實我們的人口,可以增加稅收和補充兵力。”王明仁五十多歲,一臉胸有成竹,現得非常沉穩。

郭威道:“嶽父大人,若是那金城王明日帶人開始攻城又當如何?”

王明仁眸中閃過一抹寒光,道:“他若是敢攻城,立刻派人給西夏那邊傳信,讓他們在我們這邊攻守戰正激烈時,來偷襲那金城王,就說戰場上的繳獲,我們一人一半。”

在王明仁和郭威的注視之下,趙諶帶領人馬往蘭州城東邊走去,直到距離蘭州城十多裡遠時才停了下來,開始安營紮寨。

……

……

一夜太平,第二天一大早,趙諶在小詩和張紅玉帶領的一群護衛保護下,先是騎著馬沿著黃河在蘭州上下遊轉了一圈,然後回到帳篷立刻召集張叔夜、劉廣平、徐長生、周成武、張伯奮、張仲熊、吳誌飛、馮金光開會。

這次會議開了足足半天,趙諶說了很多話,才讓眾人明白他的計劃,準確瞭解他的意圖,並且進行了非常精確的分工。

會後,大營中十萬多人立刻就動了起來。

張叔夜帶領麾下兩萬人馬一邊訓練,一邊開始派出警戒哨、遠哨、潛伏哨、占領一些重要的關卡山頭開始佈防,防禦的目標是蘭州城和北邊的西夏人。

張叔夜的這兩萬人是由三部分組成,一萬兩千人是從汴京帶來的精兵強將,四千多人是流民中找出來的從河東來的潰兵,其餘的是這一路上吳誌飛、馮金光、周成武、張仲熊和張伯奮從流民中挑選的新兵。

軍隊在佈防的時候,劉廣平帶領剩餘的四萬多流民開始挖溝渠,趙諶離開長安的時候,將長安城府庫裡麵所有的農具和鐵質工具一掃而空,這個時候這些農具和工具的重要性便體現了出來。

溝渠不是用來澆田的,依然是用來防備蘭州城和西夏軍隊的。

不管有什麼樣的計劃,趙諶都必須在確保這十多萬人安全的情況下進行。

趙諶選擇的這地方是蘭州城東邊十裡處,他要在麵向蘭州城方向,挖三條長足足有三裡長的溝渠,修建一麵土牆。

溝渠和土牆一頭連著黃河南邊的蘭山,一頭連著滾滾黃河。

而在這三條溝渠、一條土牆的西邊三十裡處,趙諶也要讓人修建同樣的三條溝渠和一條土牆,這自然是防備西夏人的。

雖然有黃河擋著,但是西夏人隨便可以找個遠一點的地方,架設浮橋過河,所以不得不防。

這六條溝渠和土牆工程量不小,但趙諶這邊的人也不少,再加上這些流民經過這些天的梳理和管理,乾活效率非常高,趙諶又不吝嗇糧食,在能吃飽飯的情況下,經曆過差點餓死的纔沒多久的他們,根本冇有人會偷懶。

而具體如何挖,在什麼地方挖,什麼地方堆,則是由張叔夜親自帶人佈局。

而在這之前,趙諶將所知道的後世修建防禦陣地的一些方法和特點告訴了張叔夜。看書喇

對士兵和工匠們的家屬,趙諶給予了極大的照顧,暫時冇有讓他們參與太辛苦的事情,隻是讓他們負責給軍隊、工匠和流民做飯、燒水。

近萬民工匠也冇有閒著,趙諶將各個行道經驗最豐富、手藝活最精湛,且會識字、會識數的一百多名工匠全部聚集起來,在帳篷裡麵進行非常神秘的學習培訓。

剩下的工匠將會砍伐蘭山上的樹木,打造一千具拋石機。

從早上講到晚上,足足一天的培訓,趙諶這課講得很累,但總算是讓這一百多名工匠明白了他講的是什麼。

“好了,這水泥的燒製方法,說起來也簡單,但具體燒製的過程中,石灰石和粘土的比例如何把握,便需要你們去研究去嘗試。

本王隻能給你們提供一個大體的比例。你們一百多人可以分組去研究嘗試,也可以獨自去嘗試,誰要是先燒製成功,本王便獎勵一千兩銀子,並且賜八品官。”

“青磚相對要複雜一些,是以粘土,石岩,煤矸石等為原料,經粉碎、混合捏練後,再用工具壓製成型,經乾燥後在九百多攝氏左右的溫度下以氧化焰燒製而成的燒結型建築磚塊。”

“什麼是溫度,什麼是氧化焰,之前已經給你們講清楚了,知道你們還有很多疑問,但目前知道這些就行了。”

“這其中最大的困難便是九百多度的溫度,隻要你們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紅磚便能夠燒製出來。”

“同樣的,誰率先成功燒製出紅磚出來,獎勵三千兩銀子,賜七品官。”

趙諶將最後的話說完,便離開了給這一百多名大匠劃分出來、且被他起名為研究坊的所在,這一天時間他一直忙水泥和紅磚的事情,其他事情冇有管過。

“殿下,蘭州城昨天便打開了,之前我們派進去的人回來了。”剛一離開獨立作坊,小詩便前來稟報。

趙諶道:“說吧!那王明仁和郭威是什麼情況。”

小詩道:“和殿下之前的猜測差不多,這兩人多年來被朝廷放在這邊關軍城從未調動,心中本就有怨氣,再加之朝廷**,糧草軍餉送到蘭州城不足一半,這幾年甚至連五分之一都冇有。

時間長了,這怨氣便越來越大,如今他們已經將這蘭州城看作是自己的,所有官吏和士兵也被他們打造得鐵板一塊,這些年想儘辦法盤剝城中百姓和過往商人,最開始的時候所得錢糧不少,但時間一長,商人便不再進蘭州城,蘭州城這些人的財路便大大減少。

古巴拉所說的蘭州城附近的馬賊基本上可以確定是蘭州城的駐軍所裝扮。

另外,就在我們還在長安的時候,王明仁和郭威就接見了一箇中年男子,王明仁和郭威連麵都不與殿下相見,便敢撕破臉皮,便是因為他們從此人口中得知殿下與皇帝已經翻臉,在世人眼中形同發配,朝廷不會給殿下再有任何軍隊的支援,所以他們纔敢如此肆無忌憚。”

趙諶點了點頭,小詩派去的人打探到的訊息,的確跟自己之前猜測的差不多,至於給郭京和王明仁送信的那神秘中年男子,多半是郭京派來的。

不過,這樣一來,隻要自己不再想著進蘭州城,不去主動攻打蘭州城,王明仁和郭威應該不會主動來找事。

“三天前晚上我們受到西夏人襲擊,這件事情可有訊息?”趙諶說這句話的時候,神色凝重,此事透著詭異,一天不弄清楚原由,他便一天心中不踏實。

小詩一臉愧疚,搖頭道:“小詩的屬下無能,這事還冇有打探到,請殿下責罰。”

趙諶取笑道:“責罰什麼,打你屁股嗎?”

小詩俏臉通紅,低著頭道:“殿下真壞。”

張紅玉在旁邊看著眼熱,突然說道:“殿下,小玉這些天跟著殿下身邊,一直冇有幫到什麼忙,請殿下責罰。”

趙諶看著紅著臉說出這句話的張紅玉,笑道:“咋的,也想讓我打你屁股啊!”

張紅玉立刻跟小詩一樣,紅著臉低下了頭,但張了幾次嘴都冇有說出“殿下真壞”這四個字。

趙諶神色一肅,道:“好了,不開玩笑了,從現在開始,成立情報司,小詩你便是情報司的總司使,除了你們聞香教的人手和勢力之外,你可以在軍隊和流民中發展人手。

蘭州城就不說了,要繼續打探,王明仁和郭威及他麾下重要人物要派人盯著,此外還要在長安城、汴京城,以及西夏的興慶府等大城建立秘密分司據點。

這個情報司具體機構怎麼設置,初步需要多少經費、多少人手,小詩你先自己想想,或者跟下麪人商量一下,三天後給我一個方案。”

小詩神情興奮,道:“殿下放心,這情報司小詩一定替殿下打理好。”

張紅玉頓時急了,道:“殿下,我也要成立一個司。”

趙諶頓時感到頭疼,說道:“小玉啊!你自己先想好,你要做什麼事情,想好了再告訴我,若是真的能夠幫到我,我才能給你也組建一個司衙的。”

張紅玉認真的點了點頭,道:“好,殿下說話算數。”

趙諶道:“我是要當皇帝的人,說話自然一言九鼎。”

……

……

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孔的權宋:不當皇帝就得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小說之森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回到北宋當暴君,回到北宋當暴君最新章節,回到北宋當暴君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