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北宋當暴君 第一百四十五章 取死之道

小說:回到北宋當暴君 作者:九孔 更新時間:2023-01-04 19:51:25 源網站:辛辛橫

-

趙諶點了點頭,讚賞道:“張太尉考慮周全,這事不得不防。”

說完,他看向旁邊給三人倒茶的小詩。

小詩立刻笑道:“王爺放心,西夏卓羅城裡麵有四分之一的漢民,妾身在兩個月前便成功在那裡建立了秘密據點,卓羅軍司府也一直被我們情報司的人盯著,三天前西夏朝廷纔派了新的軍司將軍過來,而王明仁派去卓羅城的人也已經被我們提前劫殺,想來西夏人就算要報仇雪恨,也要過一段時間。”

趙諶微微頷首表示滿意。

劉廣平則有些擔憂的說道:“西北我大宋羈縻部族少說也有一百個,這些部族肯定遲早也是王爺治下百姓。就怕這次對麻神寨的羌族誅殺過甚,讓其餘羈縻部族心寒,再有王明仁這等宵小之輩暗中串聯搞事,恐怕會激起其他羈縻部落的同仇敵愾之心。”

不等趙諶說話,裴有文搖頭道:“這山神寨的羌族裝扮成強盜搶劫商隊,這本就是取死之道。逆而不討,何以示威?服而不柔,何以示懷?非威非杯,何以示德?”

趙諶點頭道:“之前朝廷軍力軟弱,隻以能羈縻之策維持,但其實都是陪本的買賣,即使將西北一些羈縻部族交給種師道的西軍,但據情報司這些天打探結果看,種師道哪一次不是派兵上門去要錢糧,而且所要很少,還不如朝廷給這些羈縻部族的賞賜多。

此外,這西北虎狼之地,人人可為馬賊,我們要想在西北立足,要想讓我們的商隊不被人劫殺,讓進出我們金城的商隊不被人劫殺,便需要殺人立威,這麻神寨之事剛好殺人立威。”

劉廣平冇有再說什麼,裴有文卻又道:“王爺,人無威而不立這固然重要。可是立威有數種方法,不一定非要行這王霸殺人之術,有信則樂從,以德樹威,以能顯威,以利凝威,都是可以選擇的。”

趙諶搖頭道:“情報司已經調查得很清楚,那麻神寨這種事情不是第一做了,而且他們裝扮成馬賊劫殺我們商隊時,我們的人已經亮明瞭身份。

但對方在聽了本王之名後,依然殺人劫貨,認為本王軟弱可欺。本王也不管他們身後是不是有王明仁的人蠱惑。本王隻知道任何人做了錯事,都要承擔後果。”

裴有文歎了口氣,他能夠想到那麻神寨肯定會激烈反抗,吳誌飛帶著捧日軍團到了麻神寨,必然會血流成河,數千人的人頭落地。

趙諶吩咐道:“這茶水喝得太清淡,換酒菜上來,本王和三位大人喝點酒。”

外麵的大雨嘩嘩的下著,到了半夜卻露出了一彎殘月,西北的雨水就是這樣,來的時候迅疾無比,去的時候也快如奔馬。

月上中天的時候,裴有文與張叔夜、劉廣平就已經告辭離去,小詩伺候著趙諶睡下,卻是遲遲不肯離去,最後硬是紅著臉脫下外衣,睡在趙諶旁邊,依偎在趙諶的懷中。

趙諶一邊享受著溫香軟玉,一邊心中禁不住暗忖:“自己要在大宋這根枯木上重生,要建立國中之國,要想雄霸天下,必然要踩著很多人的屍體才能夠成功。

都說一將功成萬骨枯,卻不知一個帝王的成長出現,何止萬骨枯。十萬,數十萬,乃至百萬骨枯,都不算什麼。”

………

………

羌族在西北一帶有不少部族寨子,但麻神寨是蘭州境內唯一的一個羌族寨子。

麻神寨其實位於蘭州與熙州交界之處,是以半牧半農的形式。

麻神寨在西北羌族的部族中並不算最大的,但是實力亦已不容小覷。占地方圓近十裡,全族加上婦孺有一萬多人,戰士不到兩千人,但女子也頗為凶悍,上馬提刀打獵乃家常便飯。

在諸部之間的爭戰之中,麻神寨還很少吃虧,更從來冇有人帶領大軍直取麻神寨。

畢竟,麻神寨名義上歸屬大宋,之前有西軍震懾,麻神寨即使做一些劫掠之事,都是裝扮成馬賊、山賊。

種師道的任務主要是對西夏,這等對付馬賊和山賊之事是地方官府的任務,而之前王明仁分明與這麻神寨因利益有所勾結,自是放任不管。

麻神寨族長名叫野利虎,他從王明仁派來的信使口中得知,蘭州來了一個金城王,朝廷將蘭州給了這金城王為封地,而這金城王不過是一個十六歲的半大小子,而且聽說是長於深宮之中的無能皇子,被那宋國皇帝所厭惡,所以才發配到這種邊關之地。

除此之外,其他關於這位金城王的情況他便一點都不知道了。

不得不說,這年頭資訊閉塞的厲害,特彆是這種半封閉式的少數民族寨子更是如此。

所以,當他帶五百勇士搶劫商隊時,對方亮明身份,說是那位金城王的商隊,他也隻不過稍微猶豫了一下,便下令繼續動手。

不過,他當時本來是想要將商隊的人全部殺光滅口的,但不想那商隊雖然隻有一百來名護衛,但卻是頗為強悍,最後硬是拋棄了財物,掩護對方一半人逃走了。

雖然可能會惹來一些麻煩,但是野利虎並不是很在乎,就算是讓他重新選擇一次,他依然會這樣做。

因為他們這一次搶劫商隊,得到的財富幾乎已經抵得上他們以往偷偷摸摸搶劫一年的收入,甚至是他們山寨一年的出產。

有了這些財物,他們麻神寨便可以吸納那些散戶羌人,不斷壯大部族規模,讓他們寨子成為羌族的大寨,也會讓他在族中威望大漲。

所以他這幾天的心情很好。

燒刀木是麻神寨一名勇士,而且是寨子裡麵百人隊的頭人,已經過去三天了,他依然處於興奮的狀態。

昨天他帶著自己麾下一百人跟著族長搶劫了那個商隊,他最後分了十二匹絲綢、一箱陶瓷和五十兩銀子,以及商隊中的一個漢人女子。

絲綢這樣的好東西燒刀木以前隻在去漢人的城鎮出售獵物皮毛時,隔著店鋪的櫃檯很稀罕的看過。

絲綢非常絢麗,一看就是華貴之物,那時他是用羨慕的目光看著那如彩雲般美麗的衣料。

當時他做夢都想擁有一匹,但他知道這種好東西很貴,他問了一下價格,他打三年的獵,才能買得起一匹。

但是他打獵還要養家餬口,怎麼可能全部換成絲綢。

現在他擁有了絲綢,當他頭一次用他滿是老繭的手摸上去時,他壓根冇想到穿在身上的衣料竟會這般柔滑。

在他想來,這大概隻有神仙纔會穿的衣服,所以才應該是這樣的感覺。

而他一下子擁了十二匹絲綢。

但給他印象最深的不是絲綢,而是那個肌膚如絲綢般光滑的漢人女子。他在自己女人身上從未體驗過那種美妙的滋味,他從未想到過女人的肌膚可以這般光滑柔嫩。

這個女子是族長賞賜給他的,燒刀木本來是想將這女人帶回家當女奴的,可惜最後那個女人竟然趁著他不注意,在被帶到他們寨子時,一頭撞在寨門旁邊的石牆上,當場便撞死了。

可惜了,那漢人女子皮膚真白,真細膩,跟絲綢一樣,要是能夠擁有這樣一個女奴,那真是太美妙了。

想到這裡,燒刀木心頭一陣燥熱,悄悄地舔了舔嘴唇。一咬牙,叫來二十名麾下勇士,離開了寨子,他準備去那熙州界距離他們最近的一個村子走一趟,他一定樣再搶一個漢家女子回來當女奴。

燒刀木是一個高明的獵人,也是一個非常勇武的羌族武士,他帶的這隊人都是慣於在叢林山地間狩獵的好手,翻山越嶺如履平地。

他們運氣很好,冇有進村子,便在田間碰到了一個樣貌不錯的農家女,過去搶了捂住嘴巴,扛在肩膀上便逃了。

山嶺上是一棵棵高大的鬆木,膝邊是橫蔓叢生的野草,腳下是多年累積的鬆針落葉,軟綿綿的,清晨山中靜謐,空氣清新,隨著他們的行進,偶有夜棲的鳥兒撲愣愣的飛走。

快了,還有三四裡地,便可以回到寨子裡麵,燒刀木就可以脫光了這漢家女,好好享受一下那種美妙了,他決定這一次一定要看好這漢家女,將他的手腳綁住,先馴養上一段時間,將其真正馴養成自己的女奴。看書溂

“嗡!”

便在燒刀木意淫不已的時候,突然他身後一名羌族武士突然發出一聲慘叫,然後直接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燒刀木頓時臉色大變,喝道:“不好,有埋伏。”

喝聲同時,他已經和其他十四名羌族武士身體敏捷的各自找尋找掩護。

因為他們都看見那名同伴胸口插著一根箭氏。

這些羌族武士動作非常迅速,一個個矮身散開,衝向最近的大樹。

燒刀木在地上翻滾了兩圈,然後縱身而起,衝向一棵粗可合抱的大鬆樹。an五

可惜,他捨不得將搶來的漢家女仍下,動作便慢了一些,在他身形眼看著就要藏身在那大樹後麵時,便感覺胸口一痛,發出淒厲的一聲慘叫,但他還冇有死,拚死爬著藏在了大樹後麵。

不過,那漢家女也終於被他鬆手,仍在了一邊,隻是手腳被捆著,嘴巴被塞著布匹,動彈不得,發聲不得,看著燒刀木中箭受傷,雖然驚恐,可心中也是欣喜若狂,充滿了期待。

在燒刀木中箭受傷的同時,數十根箭雨是同時激射而來的,所以十五人中有大半已經中箭倒下。看書喇

除了燒刀木之外,還有一個人冇有死,但被射中了大腿,無法移動,正躺在地上慘叫不已。

燒刀木咬著刀,取下自己的獵弓,彎弓搭箭拚命地尋找著對手的蹤跡,卻哪裡看得到對方的身影。

“這種箭矢是漢人軍隊的箭矢,而且是精兵。”燒刀木的冷汗涔涔而下,然後他聽見有人談話聲,以及馬蹄聲。

“本以為我們這一小隊偵騎直到麻神寨,都不會遇到麻神寨的人,冇想到還真遇到了,算是我們兄弟運氣好,剛好一人一個人頭的軍功!你們幾個繞到後麵去,不要讓他們跑了。”

聽到這個對話,燒刀木便暗叫不好,知道對方是故意說給他們聽,引誘他們主動跳起來逃走。

果然,不等他提醒,趴在地上的其他七個同伴便狂嗥一聲,各自漫無目的射出一箭,便跳起來往後麵逃跑。

然而,他們剛剛跳起來,又是一片箭雨過來,這七人當然便被射死倒地。

燒刀木心中駭然,但卻趁著這七名同伴吸引注意力的同時,忍著傷勢,起身往後麵跑去。

隻是,他剛一跑動,地上的農家女拚了命的往他腳下滾過來,他躲閃不及,身體一個踉蹌跌倒在地,他顧不上去殺這女子,趕緊爬起來繼續逃跑,但卻已經來不及了。

一枝羽箭便一閃而至,“噗”地一聲貫入了他的咽喉。

………

………

吳誌飛戰陣經驗豐富,趙諶的命令是不能讓一個麻神寨的羌人逃走,所以他是將五千人馬分成十隊,每五百人為一隊,從四麵八方往麻神寨壓縮,路上遇到的所有麻神寨的人全部殺死。

所當,當羌族麻神寨中的羌人聽到寨子外麵傳來族人的慘叫聲,有所行動時,卻是已經遲了。

派出去的人馬也被逼回了寨中。

當族長野利虎站在寨子城頭上時,麻神寨已經被吳誌飛帶領捧日軍團的人包圍了。

不過,吳誌飛卻是故意讓兩千人出麵,所以麻神寨裡麵的羌人隻看到了兩千人。

野利虎弄清楚城外敵人來路和數量之後,頓時勃然大怒,立即命人吹響號角,召集所有族內戰士,出城與來敵決戰。

他一眼便認出來,來的這不是大宋西軍,而其他宋**隊他從來冇有放在眼中,更何況來的隻有兩千人,他們族中也有兩千武士。

按照他的經驗,同等數量的軍隊野戰,除西軍之外的宋軍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然而,一戰之後的結果,卻是讓野利虎等麻神寨的人感到難以接受。

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孔的權宋:不當皇帝就得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小說之森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回到北宋當暴君,回到北宋當暴君最新章節,回到北宋當暴君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