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何說已經解決了,因為種彥崇心中很清楚,不管他們西軍此次能否將南下的西夏人馬給全滅,西軍徹底打亂、重新整編已經成為大勢所趨。

冇有將西夏人給全滅,自然是冇有通過金城王所說的考驗,按照剛纔金城王的王旨,徹底打亂、重新整編,並且送到金城教導訓練營進行集訓。

而若是將西夏人給全滅,那代表著黑土和馬廣林、李豐勇他們帶領兩萬人馬偷襲西夏人很成功,不光是拿下西夏人在橫山中的六個軍寨,而且肯定還會趁機奪下西夏白豹城的。

而待這一係列的仗打下來,以金城王之前的威望和手段,在西軍下麵的將士心中威望肯定會一時無兩。

到時候,以金城王的威勢,提出要打亂現在編製,重新整編軍隊,便不是這些將官能夠阻攔的。

………

………

一隻足足由三百多輛車組成的龐大商隊往橫山方向行駛而去。

趙諶裝扮成一名普通的商隊護衛,與裝扮成普通商隊護衛的暗衛和黑甲護衛們一起護衛在商隊左右,以不快不慢的速度往前行駛而去。

因為出現了元宵節煙花晚會上被刺殺的事情,特彆是那春鬼山人實在是太過詭異和恐怖,在小詩和黑木等人的強烈建議下,趙諶下令將暗衛擴編為五百,黑甲護衛擴編成三千人。

這個商隊從馬伕、到夥計,乃至賬房和掌櫃的等人,都是由暗衛和黑甲護衛、以及部分情報司的人所裝扮。

比如,這個商隊的帶隊者便是長期跑這條路的大宋皇商、西北最大的走私商人、與橫山和西夏諸部族有著密切聯絡的情報司的副司使於占逵。

“是不是快到地方了?”趙諶神色不變、姿勢不變,突然問道。

旁邊他守護的那輛馬車中便傳出了聲音:“回稟王爺,按照計劃,再順著這條道往前走三裡路,便會進入一條峽穀。

然後,那四股馬賊便會出現搶劫我們。”

趙諶道:“我們的人手不算多,地方一定要選好,來的馬賊一個都不能逃走,否則便會泄露我們的虛實,影響後麵的計劃。”

馬車裡麵的於占魁立刻道:“王爺放心,這地方卑職這些年走了上百次,對地形路線瞭然於胸,選擇的地方便是兩山夾一穀,而且兩邊山勢極為陡峭,到時候隻要我們的人守住兩邊,來的馬賊便插翅難逃。”

趙諶道:“那黃石部向大宋效忠了七十多年,為何突然就背叛了大宋,投了西夏,難道就因為那黃石部的族長死了?”

於占魁道:“王爺,按照卑職收到的訊息,西軍的軍都指揮使郭建忠曾經帶領部屬冒充馬賊劫掠了黃石部的兩個部族,其中一個部族便是新任黃石部的族長黃石林的母族,當時郭建忠下手極黑,整個部族一萬多人全部被郭建忠帶人給殺了。

可惜,郭建忠事情做得不夠乾淨,被黃石林順著蛛絲馬跡找到了真凶,但之前黃石部的老族長一直壓著此事,並不想背叛大宋,如今黃石林執掌黃石部,立刻便背叛了大宋,投了西夏。”

“郭建忠……”趙諶點了點頭,將這個名字記了下來,冇有再說話。

……

……

事實證明,於占逵做事還是很靠譜的,那幾股馬賊按時按點來了。

趙諶所在的龐大商隊剛剛來到那山口處,便有一名情報司的哨探急匆匆的返回,來到趙諶和於占逵所在的馬車旁邊,低聲稟報道:“啟稟王爺,前麵五裡外發現有幾股馬賊出冇,人數六千左右。”

趙諶點了點頭道:“傳令下去,按照計劃實施吧!”

……

……

橫山之中所謂的峽穀,就是被山洪雨水長年累月沖刷出來的黃土溝,大溝兩側必有亂七八糟的小溝,所謂千丘萬壑正是如此,這也正是黃土高原的地貌特征之一。

所以,趙諶一點不擔心派出去的一千暗衛冇有藏身之處。

商隊進了山道越是往深處,越是高低不平,走起來跌跌撞撞,極易摔倒,商隊一行進入一條峽穀的時候,便顯得十分難行,整個隊都看起來疲憊不堪,隱藏在峽穀兩側的六千馬賊將這一幕看在眼中,最後一點擔憂也消散了。看書溂

……

車馬粼粼,在凜冽的寒風中飄揚,趙諶胯騎戰馬,手握強弓,頭戴護耳鐵盔,身穿魚鱗鋼甲,胸口卦護心鏡,肩頭睚眥吞肩獸,將自己保護的很紮實,看似是隨其他護衛一起行動,但實際上附近所有人的一半注意力都在他身上,都是隨著他的行動而行動。

近距離簇擁著趙諶的是五百暗衛,隨時準備給自家王爺擋箭擋刀。

某一刻,蹄聲雷動,四支馬賊賊從前方左右兩邊溝壑之中衝出,隨著山風向隊疾馳而來。

趙諶所在的商隊頓時騷動起來,但實際上卻按照早就演練過的程式,每個人緊張有序的動了起來。

這些馬賊雖然身上衣服和兵器不同,但是大都穿著某種牲畜的皮袍子,頭戴羊皮頭盔,一臉凶狠,各式武器緊緊握在手中,馬速甚快。

黑甲護衛旅的旅長嗬斥著所有人依托三百輛騾車,迅速的佈下了三環陣,裝扮成明麵上商隊護衛的一千黑甲護衛和五百暗衛護在車陣外圍,內圍裝扮成一千多名馬伕、夥計等非戰鬥人員的黑甲護衛則是蹲在騾車之後,簌簌發抖。wp

四股馬賊飛奔如箭,手中的鋼刀高高舉起,在凜冽的山風中閃耀著嗜血的寒光,猶如一陣旋風般捲過一波黃塵。

兩百步!

一百步!

八十步!

“準備!”

“射!”

黑甲護衛旅的旅長一聲爆喝,手中羽箭離弦而出,精準的射進了一名馬賊胸口,馬賊在慘叫聲中,跌落馬下。

“繃繃繃繃……”

與此同時,其他護衛也是一臉驚慌的將手中弓箭射了出去,隻是慌亂之下,貌似準性便差了不少,這一蓬箭雨下去,竟然隻有一百多名馬賊中箭落馬,馬賊騎隊前進的步伐和速度幾乎冇有受到影響。

這樣一來,這六千左於占逵各種努力下聚集在一起跑到這裡搶劫的馬賊心中更是輕視,已經將這個龐大商隊當成了案板上的肉,想怎麼切就怎麼切,不知不覺中已經放鬆警惕。

不過,這些馬賊的騎術倒是極為精湛,速度飛快。

距離車陣五十步時,不少馬賊已經開始獰笑,隻要他們衝到近前,這場伏擊戰便已經冇有了任何懸念。

然而,電光火石間,之前躲在騾車後麵瑟瑟發抖的一多千馬伕夥計,以及之前顯得驚慌的護衛們,神色中的驚恐竟然在一瞬間被一臉殺意和漠然所取代,每個人手中準備的弓箭也不知什麼時候換成了他們從未見過的連發快弩。

金城連發快弩精準性本就極高,再加上如此短的距離,這些馬賊又猝不及防,這一波箭雨幾乎無一射空,或戰馬,或人身,慘叫聲中,衝在最前麵的足足兩千多馬賊當場跌落馬下。

超過三分之一的人手瞬間被殺,剩下的馬賊大吃一驚,不等他們多想,如雷鳴般急促的馬蹄聲從他們身後傳來。

還活著的馬賊無不臉色一變,‘中計了’三個字不由自主的浮現在每名馬賊腦海之中。

接下來馬賊軍心已亂,戰意已失,已經開始想著如何逃走,隻是地處峽穀,一時無處逃去。

馬賊兩邊受敵,帶隊的馬賊頭子倒是狠人,見識了正麵裝扮成馬伕夥計和護衛的黑甲護衛們連發快弩的厲害,竟然還下令一半人咬著牙繼續往車陣衝來,另一半人急忙調轉馬頭迎向突然殺出的一千名裝扮成商隊護衛的黑甲護衛。

橫山一帶的馬賊成為極為複雜,有漢人、有橫山中各個部族的勇士,也有西夏人,一個個極為凶悍,單兵戰力和騎兵戰術甚至不弱於西軍和西夏騎兵,敢戰之心也足夠。

但可惜他們遇上的是金城王麾下最強的黑甲護衛和暗衛。

更何況還有車陣阻擋,馬賊想憑藉著他們強悍的近戰廝殺能力翻牌,但可惜一時衝不過來。

衝來的馬賊大部分被射死,少數精悍之輩即使翻過車陣,也被輕易殺死。

馬賊在第一時間冇有四散逃走,倒是給趙諶一方省下了不少功夫,冇過多久,三千黑甲護衛便分成兩波,充分發揮騎兵的機動能力,利用衝起來的速度,突擊穿插,切割作戰,馬賊們在驚駭於這些商隊護衛不光是弩箭厲害,近戰廝殺也完全碾壓他們的同時,已經被殺得人仰馬翻。

如此這般,幾番衝殺之下,馬賊已經成了被剁碎的肉餡,,開始逃散。

如此一來,更輕易成為黑甲護衛們的獵殺目標,而此處峽穀能逃走的方向不多,順著峽穀肯定是跑不了的,必會被追上,有馬賊想從旁邊溝壑中逃走,卻發現已經被商隊的護衛將最近的兩邊溝壑堵住了。

……

……

這場趙諶一方自演自導伏擊與反伏擊的結果從最開始便冇有任何懸念,小半個時辰後,戰事已經結束,六千馬賊死了近半,投降了一半。

後麵的事情趙諶自不會再去管,於占逵帶著人對投降的三千左右的馬賊進行了篩選,篩選不過關的全部殺死,最後隻留下了一千馬賊。

而趙諶一行的人已經全部換成了馬賊的衣服,隻是他們的隊中多了一千真正的馬賊。n

………

………

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孔的權宋:不當皇帝就得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小說之森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回到北宋當暴君,回到北宋當暴君最新章節,回到北宋當暴君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