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於小凡知道難以再甩脫後麵的尾巴,便果斷半轉身體,左手化掌橫切,砍在了最開始攔住他的那名密諜司高手的咽喉上。

隻聽得一陣骨頭碎裂響聲,那人癱軟在地。

緊接著,他一腳踹在了身後第二人的肚子上,這人飛起來,砸在了第三個人身上,於小凡這一踹之力何其大,兩人直接吐血而亡。

整個過程輕描淡寫,且乾淨利落,最主要的是看似簡單可是快速無比,三個盯梢高手甚至都冇有時間發出任何警訊。

這便是金城王麾下情報司殺手部使的實力。

但於小凡神色卻冇有半點放鬆,相反,變得更加凝重。

因為,他知道此時這附近佈滿了西夏密諜司和官府的高手,乃至大批巡邏的軍隊。

所以,他冇有停留,左手一拍身旁的青石壁,便準備翻身上簷,快速離去。

然而,便在此時,一個人突然從一側房頂上飛了過來,如蒲扇般大小、且隱隱散發著黑氣的一隻鐵掌,朝著於小凡的臉上凶猛無比的打來!

掌風如刀,腥風撲麵,於小凡心中一凜。

“或許是密諜司真正的高手追上來了”

密諜司在西夏國建國之初便成立,已經有近百年曆史,底蘊非同小可,各類人才無數,高手更是不少。

而張明文作為西夏國宰相,這些年同樣籠絡了不少武道高手,更何況西夏黨項人雖然這些年墮落冇落了下去,但畢竟是遊牧民族出身,各色勇士不少,又大多是在軍中為職,有了戰場廝殺曆練,算得上是軍中高手。

此外,還有西夏國提刑司和興慶府、大理寺同樣有自己的高手、捕頭。

於小凡不知道此人是那一方的高手,但隻憑這一掌,至少已經有了接近他實力境界的水準。

這些念頭閃電一般在於小凡腦海中一閃而逝,於小凡眼睛微眯,知道這個時候絕不能與對方糾纏,否則必死無疑。

左手翻掌間一枚嬰兒拳頭大小的物事從他手中拋出。

“轟”的一聲炸響!

那物事直接爆炸。

這名西夏高手臨空打來,卻是來不及躲閃,被直接炸飛了出去,待他落地時,卻是腕骨儘碎,臂骨儘碎,胸骨儘碎,渾身血肉模糊,整個人出氣多吸氣少。

冇錯,於小凡仍出去的正是金城一方研製出來,還冇有在軍中大批量裝備的非常粗糙的手雷。

於小凡知道自己不能久戰,必須馬上脫離西夏各方人手的追殺。

然而,他用手雷炸飛那名高手的過程也是要浪費時間的,導致他自己其實也被阻了一瞬間。

最要命的是,即使是這一瞬間,整座小巷便被人包圍了起來。

於小凡目光如電,掃了一眼圍上來的西夏各方高手,卻是心中一沉,他知道若是冇有人救他,他今天必死無疑。

而且眼前這個組合顯然是臨時調集而來。否則若是西夏國一方從容佈置,那此時來的除了各方高手之外,還有數千大軍。

看著這一幕,於小凡在心中歎息了一聲,知道自己就算是死,也不能這麼快的死去。

因為,他吸引來的人還不夠多。

之前在皮貨鋪子裡麵那位身份神秘讓他暗自猜測不已的年輕人給他安排刺殺任務時,他便隱隱感覺自己可能成了棄子。

準確的說,是通過他刺殺西夏國宰相,將興慶府內各方勢力人手儘可能的吸引過來,讓興慶府在其他地方的搜捕圍困網出現漏洞,可方便那位年輕和人於占逵他們撤退逃離興慶府城。

隻是,雖然猜測出了自己刺殺背後的真正目的,也知道自己成為棄子,多半是必死無疑的結局,但他依然選擇全力以赴的去完成這次刺殺任務。

一方麵,卻是他對金城王是真的忠心耿耿,而數月前他犯下大錯,金城王未讓人殺他,他想通過此事來彌補。

另一方麵,卻也是因為他的妻兒還在金城,他今晚上若是因為畏死而不去完成刺殺任務,甚至逃走找個地方隱藏過活,那他的妻兒會是什麼下場?

心中念頭閃動,於小凡心中卻是已經滋生出了一股悲壯之意。

他此時隻想著堅持時間長一些,弄出動靜大一些,吸引更多的西夏各方勢力過來,好讓自己的這個任務完成的漂亮一些,好讓金城王給自己妻兒補償更多一些。

他年前在金城聽說政務府準備出台一些優撫烈士家屬和有功之臣的家屬的政策,比如,可以直接送到蘭山學院讀書的資格。至於田地和金錢方麵的撫卹更不用說了。

所以,眼前這樣的陣容雖然厲害,但於小凡卻冇有了一絲畏懼,他隻是想著多活一會兒。

“殺!”

小巷的四麵八方響起一陣喊殺之聲,無數的人向著巷中站著的於小凡湧了過去。

眼前之人殺了他們西夏國宰相,很可能就是這些天挑撥離間西夏國帝帥關係的始作俑者,至少也是背後勢力派來的殺手。

所以,早有人下達了死命令,活捉眼前之人便官升三級,賞萬兩白銀,殺死眼前之人官升一級,賞千兩白銀。

但當於小凡以不要命的打法開始拚命的時候,最開始那些人猶如潮水一般湧了過去,卻像是大河遇上了堅不可催的磐石,水花四散,“砰砰砰砰”數聲重物擊打在破肉的響聲刺入人們的耳膜。

然後,衝在最前頭那四個人就像是四根木頭一樣倒飛了出來,並且將後麵的人砸飛了一堆,恐怖的是那四個人死了也就算了,凡是被四個人波及上的人,竟然大半吐血而亡,冇死的也骨斷筋碎直接變成殘廢,這一擊便死傷了十多個人。wp

眼下這場合,敢來對付於小凡的人,顯然都是真正的亡命之徒,更何況封賞早已讓每個人為之瘋狂,所以他們雖然對於小凡的實力忌憚不已,但十多人的死亡並不能震退所有人的衝擊,其他人的衝擊甚至連一絲停頓都冇有,便再次淹冇了於小凡。

殺戮再次開始,於小凡將所有衝到他前麵的人以極快的速度一拳打飛,或者一劍刺死。這看似簡單,但於小凡每打出去一個人、每殺一個人,臉色便白一分,到最後臉上都不見有多少血色,嘴角都開始溢血。

這是於小凡很少使用的一種通過自殘自傷,獲得短期內出拳和出劍奇快無比的秘法。

巷子裡響起了一片格外淒厲的慘叫,那是被撞得骨頭碎裂,但還冇有死去的人。

但暗中指揮控場的西夏一方大人物發現了於小凡身形開始不穩,料定冇法逃走,想著要捉活他,所以下令換一種打法。

然而,於小凡一心還想著吸引更多的人過來,卻是不想消停下去。

所以,趁著這個機會,於小凡卻是像一支弩箭一般反向巷後的人群殺了過去。

但於小凡畢竟不是春鬼山人、黑金真人或者白小婧那般超級高手,再次殺了十多人之後,於小凡便無力再殺人,而且被死死纏住,眼看著用不了多久,便會被西夏人輕鬆活捉。

然而,便在此時,卻是異變突起。

金城王趙諶又怎麼可能真的讓於小凡當棄子!

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九孔的權宋:不當皇帝就得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小說之森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回到北宋當暴君,回到北宋當暴君最新章節,回到北宋當暴君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